登录注册
山东大学论坛 > 煮酒论今 > 浏览当前帖子 手机版 关闭左侧栏
福建闽侯一场先杀后判的违法强拆 让法治□□了二十年
返回本版】  【发表帖子】  【回复帖子 浏览量  940      回帖数 0
wlj0427    等级  

楼主 发表于  2017-5-25 14:30:44    编 辑   

先斩后奏,经常是指下级先将人杀掉后,再向上级和领导报告。而发生在福建省闽侯县上街镇的一起违法强拆事件,已远远超越了先斩后

奏,从而成为现实当中活生生的“先杀后判”案例。

事件回顾:
4月22日,媒体以《福建闽侯农场被强征损失120万 场面堪比“大风厂”)为题,报道了闽侯县上街镇的一起强拆事件,以下为报道内容。
40多个头戴钢盔、身着统一制服的男子,开着挖掘机轰轰烈烈地驶进农场,原来平整的土地被碾出一道道深深的壕沟,场面堪比热播剧《

人民的名义)当中拆迁队强拆大风厂现场。
农场管理员喊得声音嘶哑也无济于事,无数名贵果树毁于一旦,损失超过120万元。
这是4月11日发生在福建闽侯县上街镇溪源宫村博奥生态农场的事件。

据“凛然资讯”调查,2013年9月,福建博奥生态农业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,承包了闽侯县上街镇溪源宫村大营小组的土地,用于建设精

品农业、生态农业的科研、试验、示范、成果展示基地。
博奥公司依法办,理了相关手续后,陆续投资了1000多万元进行基础设施和地灌系统的建设。目前,该农业基地已培植了被列入国家星火

计划的乌饭树、以及蓝莓嫁接等方面的农业科技产品,前景十分光明。
但是,近几个月来当地政府的非法作为,致使博奥农场不再平静。
2015年10月,由于闽侯县要建设溪源江安全生态水系建设试点项目,政府要拓宽河道,因此博奥农场其中22.8亩土地被列入征用范围。随

后,闽侯县上街镇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便来到农场,就拆迁安置方案等问题进行协商。
起初,镇政府称按货币补偿,让农场重新找地;后来,又说要重新拿一块土地与农场置换。但自始至终,镇政府均未出示相关依法征地的

手续,更谈不上任何法律程序了。

图:土地租赁是通过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的
期间,溪源宫村委会拿着一份盖有“上街镇人民政府”、及“溪源宫村委会”公章的《重点建设项目交地确认书),让博奥农场签字。但

因该确认书为村委会和镇政府单方面的法律文书,且该补偿条件并不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,因此博奥公司拒绝在该确认书上签字。
没想到,在博奥公司拒绝签字后,镇政府便分别于2017年1月15日、3月22日、4月11日三次组织人员前往博奥农场进行强制征地。
这三次强征,以4月11日最为严重。当天上午,上街镇政府组织约50名头戴钢盔、身着统一制服的男子,开着两辆挖掘机轰轰烈烈地驶进

农场。原来平整的土地被碾出一道道深深的壕沟,花巨资建设起来的地灌系统被毁于一旦;原本要由专业技术人员搬动的650多株乌饭树

,被挖掘机活生生地给弄死了;已处于盛产期的900多株蓝莓,也被完全糟蹋掉。
当时,农场管理员多次报警,但警方却不予理睬。上街镇政府这一违法,直接导致博奥农场12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。

图:农场的规划红线图表明,农场并未占用河道
“政府搞建设我们肯定是支持的,但他们也应该依照法定程序、不能如此胡来吧?”博奥公司负责人对上街镇政府的强征很不理解。
同时,博奥农场还说,就在上街镇政府前来强征的三天前的4月8日,他们还在与镇党委周宏栋副书记协调土地置换事宜。可是,镇政府却

没有一点诚信可言,一边在安抚协商,一边却□□强征了。
并且,镇政府的强制已超出了福建省水利厅的审批范围,由此导致博奥公司更多无辜的损失。
“凛然资讯”在现场看到,强征不仅仅存在超范围的问题;更严重的是,溪源江边向莆铁路的桥墩,居然也被挖得不像样的,看上去已非

常危险,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
最近热播的《人民的名义),其中大风厂被强拆事件,是社会拆迁队所为;而闽侯上街博奥农场的被强征事件,居然是镇政府亲自上阵。

更可怕的是,内部人士透露,明天(即4月23)镇政府还将组织人员,再次对博奥农场进行强征。
原来,无法无天并不仅存于影视剧中,在闽侯上街博奥农场的现实当中还将不断上演!
先杀后判
该报道发出后,4月23日强拆队没有来,事态沉寂了近一个月没有动静。直至5月20日,闽侯县组织了环保、国土、水利等部门前□□综合

调查。
其中,这个从来不喷洒农药的精品农场,居然被投诉称使用农药污染环境,从而荒唐地被列为“中央环保督查组”的督办件。而环保部门

看了现场后,也觉得这个十分可笑,于是不再理睬。
最后,闽侯县水利局以农场涉嫌侵占河道为由,贴出通知要求协助调查。5月22日,农场的代理律师前往水利局交涉。而水利局却称,他

们也不知道农场是否真的侵占了河道,这个得让专家去测量后才清楚;但是,水利局要求农场必须要按上街镇政府的意思去做,否则不仅

连一分钱的赔偿都拿不到,而且还要将2005年的龙王台风、所造成的86名武警战士死亡事件这笔账,也算到农场的头上来。
律师感觉水利局在耍流氓,于是回称让水利局开行政处罚决定书,以便农场进行诉讼。
可是,水利局并不是按法定程序向农场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,而是在次日的5月23日,大批强拆人员带着工具、开着挖掘机一起冲进了农

场,再次大规模地对农场进行强拆。
农场工作人员报警求助,警察来后称这是政府行为,他们不好管,请农场向法院起诉。于是,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农场被违法

强拆掉了。就连用来阻止野鸟捕食农场果实的网,也被收走了;与河道没有半点关系的农场围墙,也被强拆了。

图:水利厅文件要求2016年5月完成,因此文件已失效
强拆事件发生后,闽侯县政府内部人员称,农场承包租赁的土地协议,未经镇村同意,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该租赁协议属于无效合同。该

农场占用河道填方造地,其种植作业已严重影响行洪安全,国土、水利部门曾多次到现场制止,但均未纠正。
县里还称,5月23日的施工,参加人员均徒手将袋装果树转移到项目用地红线范围外的农场中,整个搬运过程文明有序,未采取任何强制

性措施,也没有造成博奥农场的任何损失。对转移搬运过程,都进行了录像、拍照。5月18日,上街镇收到信访件,反映福建博奥生态农

业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占用泄洪河道。闽侯县水政监察大队于5月20日向博奥公司发放《责令停止水事违法行为通知书)、《询问通知书)

,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。
农场负责人知道此情况后,感到莫明其妙。他们在向村委会租赁土地时,是通过村民代表大会的,所有程序合法合规,政府称该租赁协议

未经镇村同意当属无效,这又是哪门子的法律?再说了,就算协议无效,也不是你镇政府行政管辖的范围吧?
其次,县里称农场占用河道,国土、水利部门多次前来制止,这更是胡说八道。相关部门前来调查的,只有5月20日那一次;而那次来调

查,是在发生过三次强拆、事件被媒体曝光之后,最后也只有水利局开出两份法律文书。县里说的“多次制止”,难道行政职能部门幼稚

到不懂开违法通知书?而是在事情闹大后,才强辞夺理,编造事实来忽悠上级领导。
在农场被强拆后的第二天——5月24日,闽侯县水利局向农场发出《行政强制执行事先告知书),责令农场在二日内清除障碍、恢复河道原

状。岂不知,农场在前一天就已经被政府给强拆了,事后水利局发来个《事先告知书),这真是可笑至极,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吗?水利局

在搞典型的先杀后判,这出戏算亡羊补牢?又是在忽悠谁呢? 闽侯县水利局和上街镇政府,没有证据反污农场侵占河道进而大搞违法强拆

,这是准备将流氓行径进行到底吧?

图:上街镇政府狡辩称合法签署的合同未经其同意而无效
在中央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,闽侯县这起先杀后判的违法强拆事件,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发生了。在强拆正在进行时,

曾有人致电闽侯县委李永祥书记,向其反映农场被违法强拆的情况,但这并未使违法强拆停止下来。原来,在闽侯相关官员眼里,法律是

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,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豪无法治可言。
官员在胡作非为之后,再编造出一套一派胡言的资料来忽悠上级和领导,将无耻的嘴脸表演得淋漓尽致。在这里,我们看不到的不是闽侯

法治的进步,而是闽侯法治的□□;这一□□,至少二十年。
2015年11月,闽侯县副县长、原上街镇党委书记张建彬,因贪.污腐败被逮捕。2017年3月1日,闽侯县原县长严金官,也因严重违法违纪

被“双规”。可严金官、张建彬的“倒下”,不仅没有给现任官员敲响警钟,反而让这些官员变本加利地来残害合法农业企业。真希望上

级领导和部门再来查一查,看看闽侯究竟还有多少“张建彬”、“严金官”!
关于闽侯县相关部门及上街镇政府的其他违法问题,“凛然资讯”(ID:linranzixun)将进一步揭露;同时,“凛然资讯”向社会广泛

征集关于上街镇政府及相关人员的违法违纪证据(Email:3316449518@qq.com),一经采用必有重赏。(作者:齐凛然)
1
表情
所有内容均为会员自愿发表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.
论坛帮助 会员认证删帖申请 联系我们